文/羊城晚報記者 楊輝 黃宙輝
  今年4月1日15時30分左右,位於天河區中山大道西184-188號的廣州如家酒店天河公園門店雇請無證工人拆除舊電梯,發生工人、電梯一起墜落事故,導致兩人死亡兩人重傷(詳見本報4月2日A5版)。
  昨天,廣州市安委辦通報了廣州市人民政府對事故調查報告的結案批覆情況:建議追究廣州如家酒店天河公園門店總經理、上海永大電梯安裝負責人魏某、包工頭時某刑事責任。
  事件背後是舊電梯拆卸無人監管的亂象。而目前事故傷者在醫院治療,費用由政府墊付,事故直接經濟損失約200萬元。
  三省廢品回收站壟斷
  廣東舊電梯拆卸市場
  “平日我們收廢品,也乾拆舊電梯的活兒,”事故發生至今已一個多月,如家電梯墜落事件幸存者老湯和沈維友仍躺在天河區一家醫院,他們告訴羊城晚報記者,老湯在ICU搶救了20多天才撿回命,現在大腿髖關節、腳踝都粉碎性骨折,小腿斷成幾節,估計這輩子都殘了。而他們的河南信陽老鄉沈中安、李海龍當場死在墜落到負一樓的電梯頂部。目前遺體還在廣州殯儀館里,殯儀館已經催促趕緊處理。
  據老湯介紹,一部舊電梯拆卸出來的廢鐵有5噸至20噸,廢鐵也能買萬把塊錢,收廢品的人視舊電梯為財富。電梯拆多少鐵視大樓高度而定,樓越高,鐵越多。來自河南信陽、四川、湖南三省的廢品回收站壟斷了廣東的廢舊電梯拆卸、回收市場。廣東哪裡有舊電梯需要拆卸,這些人就前往回收和拆卸。不過收廢品的人並無拆卸電梯資質。
  老湯說,他一般只敢拆樓層矮的電梯,此次出事的拆卸承包者時某父子是他們河南老鄉,承包廢舊電梯拆卸也有5-6年。時某一般給拆卸電梯者200元/天工錢。這種活兒十分危險。事故死亡者沈中安的兒子也乾過1年拆舊電梯,覺得危險,在2008年結婚後就不幹了。
  如家公司拆電梯經幾道手
  最終流入廢品回收者手裡
  2008年1月,廣州如家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承租了位於天河區中山大道西184-188號東方都會廣場3-5樓的物業,並決定購買上海永大電梯設備有限公司的電梯,雙方於2012年12月簽訂了《電(扶)梯供貨合同》和《電(扶)梯安裝合同》,其中上海永大電梯設備有限公司不負責舊電梯的拆除。
  對於新電梯的安裝,上海永大電梯設備有限公司有計劃委托給江蘇省慄陽慄浦電梯安裝公司,而江蘇省慄陽慄浦電梯安裝公司有計劃委托給魏某(非該公司員工,具有電梯安裝維修資格),事故發生前,上述各方均未簽訂書面協議。
  魏某聯繫上了東莞市在社會上專門從事廢品收購業務的河南人時姓父子。2014年3月,魏某與時某簽訂了《拆除舊電梯的協議書》,雙方約定:魏某將舊電梯按廢品賣給時某,總價人民幣8000元,時某負責舊電梯拆除,拆梯時間為2014年3月31日至4月2日。
  拆電梯從4月1日上午開始,時某父子帶領河南籍老鄉沈中安、李海龍、沈維友和老湯4人實施了舊電梯拆除工程。至下午3時30分左右,發生舊電梯拆除人員連同電梯一起高處墜落的傷亡事故。事發前,包工頭時某父子並沒給工人買保險。
  如家酒店相關負責人稱,當時,魏某提醒拆電梯的時某等人做好安全措施,但時某沒有做。“時某父子二人在電梯外。四個工人拆電梯。拆電梯的時候魏某說工人需要在身上綁個安全繩。在現場包工頭和魏某吵了起來:你管個屁。最後工人沒綁安全繩”。
  廣州安委辦 事故是盲目蠻幹導致
  “事故主要是忽視安全,違反《安全生產法》和危險作業管理規定,施工現場安全管理混亂,拆除過程冒險作業,盲目蠻幹所致。”廣州市安委辦調查後稱。
  調查發現,拆電梯作業過程中,4名河南籍工人將已拆除的電梯驅動主機、曳引輪、限速器、主機梁,以及5樓以上導軌、導軌支架、4樓和5樓的層門、轎廂風機、氧氣瓶等部件全部堆放在轎廂頂和轎廂內,使轎廂重量不斷加大(事故發生時,3人在電梯轎頂,1人在電梯轎廂內),且用於固定手拉葫蘆上吊鉤的鋼絲繩繩頭固定方式不規範,兩者共同作用造成懸掛鋼絲繩脫出繩卡。
  同時事發前作業人員切斷電梯原有曳引鋼絲繩,拆除了電梯限速器,限速器——安全鉗保護裝置無法動作,電梯轎廂不能實現墜落過程中的自我保護,最終致使轎廂墜落至底坑。
  處理建議 三人被追責 酒店亦受罰
  廣州市安委辦通報調查結果表示,拆除舊電梯工程的組織單位和發包單位是廣州市如家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該公司違法將工程發包給不具備安全生產條件和工商營業執照的個人,在對外發包拆除舊電梯工程時,既沒有與承包人簽訂專門的安全生產協議,也沒有在承包合同中約定各自的安全生產管理職責,沒有對承包人的安全生產工作統一協調管理,並且安排沒有從事過電梯工程安裝拆除的社會上的廢品回收人員進場從事危險作業;在組織實施拆除舊電梯作業過程中,沒有執行危險作業管理規定,沒有制定本單位的危險作業管理制度,沒有安排專門人員進行現場管理。
  並且,如家公司也沒有對現場作業條件是否符合安全作業要求進行確認。沒有對作業人員的上崗資質、身體狀況是否符合安全作業要求進行確認,沒有向施工作業人員提供符合標準的勞動防護用品,沒有監督、教育施工作業人員佩戴和使用。沒有向作業人員告知拆除電梯的危險因素、作業安全要求、防範措施以及事故應急措施。
  而舊電梯工程的轉包人、永大電梯安裝負責人魏某在對外轉包拆除舊電梯工程時,既沒有與承包人簽訂專門的安全生產協議,也沒有在承包合同中約定各自的安全生產管理職責;在拆除舊電梯施工過程中,沒有對承包人的安全生產工作統一協調管理。
  對於拆除舊電梯工程的承包人、包工頭時某(已被公安機關拘留)責任,市安委辦通報表示,其在拆除舊電梯施工過程中,沒有制定專門的施工方案和應急預案,沒有落實佩戴和使用安全防護用品等安全防範措施。沒有安排專職安全生產管理人員進行現場安全檢查和監督。
  調查結果建議追究如家公司門店總經理、轉包人和包工頭的刑事責任。分別是廣州如家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天河公園門店總經理,拆除舊電梯工程的轉包人魏某和拆除舊電梯工程包工頭、23歲的時某。同時給予如家酒店行政處罰。
  記者觀察
  拆電梯
  仍是三不管
  出事故
  靠政府埋單
  電梯拆除,到底該由誰監管?
  常理上來說,安全生產監督應該由安監部門負責,不過記者咨詢廣州市安監局相關負責人,該負責人表示安監部門不負責:“安監部門只管建築工地的電梯安全,社會其他電梯使用拆除的安全監管,本局不負責任,應該是質量技術監督局負責,”
  《廣州市電梯安全管理規定》明確電梯系列安裝維修需質監局負責,但廣州市質量技術監督局僅僅負責電梯安裝、改造、維修、日常維護保養資質審核和管理,並不負責監管電梯拆卸。
  如家酒店相關負責人則透露,實際上對於目前拆卸舊電梯,國家還沒有要求拆電梯工人需要資質,也沒相關法律。而裝電梯需要有資質,這是法律上都寫明的。
  繞了一圈,電梯拆除安全監管無政府部門負責。而出了事後,則需政府埋單,如家天河公園門店事故後,維穩工作需要街道買單,受傷工人救治、死亡者殯儀館費用、死亡者家屬居住酒店、伙食費,都由政府使用財政資金出錢。如家天河門店事故後,政府已經墊付了近80萬元醫療、家屬維穩費用。
  此次事故後,市安委辦表示已經“由市有關部門負責,指導特種設備行業協會、物業管理服務行業協會、安全生產協會等組織,進一步加強行業自律”,指導電梯使用單位委托具有相應安全生產條件的單位(例如:電梯安裝維修單位)承擔電梯拆除工作,電梯拆除單位必須制定詳細、可行的電梯安全拆除方案,並安排具有電梯安裝維修資格的人員進行拆除施工。但具體“市哪個有關部門負責電梯拆除監管”,廣州安委辦也未透露。
  目前,死者沈中安、李海龍家屬,還在天河區一個賓館里,苦苦等待責任方給死者賠償。其中,死者沈中安還與包工頭時某有親戚關係,事故後,雙方關係鬧僵。
  ·楊輝 黃宙輝·
  楊輝、黃宙輝  (原標題:收賣佬拆電梯)
創作者介紹

los angeles

nr56nrwmj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